4名90后的“性”迷思:性教育不能一蹴而就但要培养意识

发布日期:2021-09-13 08:43   来源:未知   阅读:

  澳门六彩资料网站管家婆。在读《房思琪的初恋乐园》的时候我常常把目光躲开,躲开很久。很多个瞬间我希望自己理解不了这些文字,但又带着痛苦的好奇看下去。

  “他掏出来,我被逼到贴在墙上。老师说了九个字:『不行的话,嘴巴可以吧。』我说了五个字:『不行,我不会。』他就塞进来。那感觉像溺水。可以说话之后,我对老师说:『对不起。』有一种功课做不好的感觉。虽然也不是我的功课。

  2017年4月,林奕含自杀。经证实,书中的女主角房思琪,影射的是她自己。

  按照林奕含心理医生的形容,她在受到侵害后的心路历程是越战,是集中营,是核爆。林奕含自己说,“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屠杀,是房思琪式的强暴”。

  同样是这一年,浙江省《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发行,供省内二年级的学生使用。但由于家长“孩子太小”“尺度太大”的责难被全部收回。

  有中年男子得知鲍某的案件如获天启:“原来满14就可以了,以前还以为要满18呢”

  回想我自己接受的官方性教育,唯有的记忆是初中生物老师红着脸用非常委婉的语言解释着教课书上的插画版男女生殖器,对“性“本身的概念依旧模糊。

  我采访了一些同龄人,了解了他们所接受的性教育,对性的理解,以及男女平权的问题。

  传统教育下长大,18岁那年方知性是一种生活,而不是为满足生育需求的仪式。承蒙电影和文学启蒙,现在获得阶段性大解放。

  你还记得小飞象那个动画片吗,里面的小孩都是被包在包裹里,被一个长嘴鹮带到这个世界的。小时候我会幻想自己也是这样来的,我的父母好像从来没有和我讨论过这个问题。

  懂事以后我们家对这种话题还是避而不谈的,我只是模糊的知道,男女结婚后会有一个仪式性的行为,然后女性会怀孕,生下小孩。

  2.第一次接受最官方的性教育是什么时候?接触过哪些有关性的知识是来源于非官方的信息(不局限课堂书本和家庭教育)

  上小学三四年级的时候学校开了一门性教育课——生理健康课。课表里计划好每星期一节,但后面就慢慢被语数外等“主课”老师占领了,或者就留给我们自由活动。总共就上了一两节课吧,发了读本,里面有男女的生殖器官。但是男生那一块被我自己屏蔽了,小时候是很乖的小孩,父母给我的印象是性是不太好的东西,最好不要去了解,所以我自己也不会去了解,也不太感兴趣。但我还模糊记得当时班上的气氛,男生会开始窃窃私语,不时爆发出一些笑声,女生们就都比较安静。

  初中的时候电脑课在机房上,有一次老师暂时离开了教室,班上有两个男生用老师的电脑放了色情片,然后所有的同学屏幕上都出现了画面。但是我对这些没有概念,或者说又一次自动屏蔽了,只是隐约记得两个裸露的身体部位在一起。听同学们说才知道那是色情片。

  计算机老师回来立即叫停这件事情,那两个男生被罚站了一节课。我特别清楚的记得下一节课我们的数学老师——一个极其儒雅的老师,从来没有见过他生气,知道这件事情之后在讲台上扇了这两个男生几耳光,还用戒尺打了他们。

  我是高三下学期(18岁)的时候,偶然听同学聊天才知道性是一种生活,以前一直以为性行为只是在需要生育需求的时候才进行,当下觉得特别震撼,震碎心灵。

  大学之后成为影迷了,欧美阅片量上升,看完了村上春树的大多数作品,算是完成了自我性教育。

  我们家其实一直没有谈论这个话题的氛围,稍微长大一点之后和妈妈聊过这个话题。大三大四的时候吧,但是也没有深入的聊。

  和爸爸就从来没有谈过这个话题,其实也不知道要聊什么,应该没法聊。小时候看电视,荧幕里有好看的男生,我可能会大声赞叹下,我爸就会说我走火入魔了。

  小时候电视剧里出现亲热场景的话,我会有下意识的紧张和焦虑,表现为话突然变多,并且开始试图换台。比如说那时候电视里经常放《还珠格格》,里面会有些亲吻的镜头,家长会跑到电视机前面挡住这些镜头不让我看见。有时候是爷爷,有时候是爸爸。

  再大一点,我爸就不会再去挡电视了,但是会在一旁咬牙切齿地捏拳头,说电视都播些什么乌七八糟的东西,带坏小孩子。

  大学毕业以后有一次我在家看《龙纹身的女孩》,Daniel Craig是我爸很喜欢的演员,他就坐在我旁边一起看,后来出现了一些限制级的镜头,比如中间有一段Sander被养父强暴,我爸看到了这一幕之后很惊讶地问我:你都在看些什么东西?然后马上从座位上离开了。

  5.黑格尔认为两性必然是有差别的,一方是主动的,另一方是被动的,他说“男性是主动的本原,女性由于处于不发达的统一体中,所以是被动的本原”。你认为正常的两性关系,或者说性生活里的状态是平等呢还是可以存在强弱势,主动或被动?

  我觉得随意,看双方意愿吧。SM也是一种性生活的方式,主动被动主要尊重对方意愿。

  有些反感。周围有这样的女生,把性别差异当做筹码,我一般会比较远离。严谨来说要看如何定义性感资本,我会觉得是对女性刻板印象的利用和进一步深化。从私人角度来说,我甚至觉得部分两性间的生理差距都有被建构的部分。说小一点,比如抬水啊换灯泡之类的事情,女生不是不可以做,只是从小在“女生不该干粗活,就该柔弱”这种语境下长大,可能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可以做到这些事情,然后就直接丧失了部分体能上的能力。

  7.你有遇到过被性骚扰(侵犯)吗?如果被骚扰了(可以分不同程度),你的第一反应是什么?

  小学的时候班上有个男生特别喜欢摸女生,当时在班上这并不是什么秘密,但是没有被叫停过。那个时候我们其实不太清楚发生了什么,觉得只是小孩子之间好玩而已。

  初中开始发育,有一次出门骑自行车,骑到一段比较僻静的地方,一个中年男人骑着摩托迎面向我开过来,本来已经擦肩而过了,他又掉头绕了一圈回来,伸手摸了我的胸,很用力,我转头去看的时候,他一边往前骑还一边回头朝我笑了一下。

  我当时直接吓傻了,脑子一片空白。那天经历了这件事情之后,我一点都不想讲话,沉默了一下午。后来跟妈妈说了之后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甚至不知道怎么安慰我。

  我还记得我当时穿的衣服是比较紧身的短袖,后来就很少会穿凸显女性特征的衣服了,到现在衣柜里都有不少男装。

  分家庭和社会,家庭里可能小孩对这个问题有疑惑的时候就可以开始了。社会的话大概在二三年级,在孩子有认知能力之后吧。但是这个需要调研之后,确定一个更加科学的科普时间。

  我觉得学校和家庭都有责任。但更希望在公共领域能引起重视,如果完全依赖家庭,不同的孩子对性的认识可能会产生gap。了解过性知识的人把一些猎奇的东西展示给其他人看,但是没有接受过性教育会不接受或者不知道如何接受这些东西。性教育需要去污名化,成为公共议题之后,不同地区、不同经济条件的人们之间的认知gap才能更好的弥合。

  如果我会有小孩的话(笑),我可能会在他们有疑问的时候就跟他们好好聊聊,不会回避,视他们对这个问题产生好奇的年龄,用不同的方式来帮他们解惑:比如如果孩子太小的话,我可能会通过一次绘画活动,或者讲一个故事的方式;但如果已经比较大了,我可能会直接好好聊聊。不过在此之前我可能先得自己补补课,因为到目前为止对“什么是好的性教育”我也没有太清晰的概念。

  冷静理科女,自称冷血动物。性启蒙来源于文字作品,在经历了性别自我认知的困惑后,通过理性思考构建了较为稳定的两性观念。

  1.受过的性教育有哪些?第一次接受最官方的性教育是什么时候(明确性器官,性行为并且让你清楚知道是怎么回事)接触过哪些有关性的知识?

  看书。一些中小学必读的书,比如《挪威的森林》,还有一些闲书,左拉的《娜娜》,里面描述了一个风尘女子,都会接触到(性)。当时读的时候觉得很黄,是一种视觉上的感官刺激,生理上也有反应,不会联想到性这个清晰的概念,但是会惊讶这个东西怎么描述的这么直白。

  初中的时候喜欢读晋江文学网,其实这是女生解放性压力的一种方式。很多小说里面都会有一些性描述,但是我会分的很清楚,这只是性刺激。读完之后会抽离出来,回到日常生活完全可以剥离。

  没有怎么聊过性这方面的东西。只是大二出国交换的时候,父母说保护好自己之类的。

  我爸爸从小就不太愿意让我穿裙子,所以我一直都穿裤子。可能算是一种性压抑,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让我产生了性别的迷惑,我一直在思考的问题是我为什么是个女的?为什么要接受社会对于女性的要求,例如好看,要化妆,对于我来说这是性别认知的问题。《第二性》中提到过一个观点,个人性别认知产生于将另一个性别作为“他者”的观念对立,同理,其他的自我认知也是类似的(即在不考虑transgender等情况下,区别于男生特征的群体就是女生)。

  但是我个人之前没有遇到过让我觉得男女有明显区别的事件。我以前经常留短头发,穿裤子;我理科也特别好,比周围很多男生都好;我体育也还行,体能上也能达到体育课上对男生的要求标准。所以不管是从外形特征、智力和思维方式、体力上,我没觉得我和男生有什么区别,我那个时候很难分辨什么是我们,什么是他们。

  同时,包括兴趣爱好的引导。除了芭比娃娃这种传统的女生玩具。我爸爸从小也我买手枪,车模具这些机械型类的玩具。因为一切的教育都是引导嘛,小孩子就是一张白纸,所以给什么玩什么,我就对这些玩具也开始慢慢感兴趣。自我意识是被影响和被环境改变的,“救”在身边 成为学校、社区的“急救英雄”,所以说当我的环境没有给我性别上的刻板印象。

  我现在有在说服自己接受这个不可改变的事实:《自卑与超越》里面的三个观点,人分男女,人要利他,人生活在社会群体中。由于人分男女是一件生理上不太容易改变的事实,所以现在接受自己是个女生的事实。

  我觉得我人生中有一个阶段可能有一点厌女症的倾向,会刻意的反女性化,禁止女性倾向。但我自我观察觉得这样并没有为我的生活带来快乐和更多积极的影响。后来就变了,想开了。

  对,对于我来说女性化是理性分析之后更有利的选择,只是因为我走女性化能给我更大的利益。That’s why。就好比同样措辞下女生的温柔表达,,大家对你的态度都会好很多;如果女孩子有求于别人,特别是男生,他们会很乐意跟你沟通。

  我不排斥这种方式。薛兆丰在节目中提到过他对于男女的一个观点,就是男女的性别优势是在人生的不同阶段展现的,在同样的人生时间轴上,男女的的性感资本最大化处在人生的不同阶段。成熟男性一样在大范围地使用这个东西。一旦有人用了,她对整个群体里不用的人价值伤害都是一样的,那就用呗,不用白不用,过了这个村没有这个店,还是觉得人应该享受青春。

  是的,人和环境在有冲突的时候,除非你是个特别刚的人,这种情况改变自己的成本最小,而不是试图扭转环境。这是一个利益最大化的行为,商业社会中大家也是这么操作的。以一己之力改变环境或者不改变环境但保持自我,和改变自己,需要付出的代价肯定是不一样的,很多时候不值得。

  说直白一点,如果有女生用比较极端的方式,比如出卖自己的身体去获取一些利益,从男性视角来看,整个女性群体就在集体贬值。个体的挣扎毫无意义,你不能改变整个团体总和数值的变化。

  如果作为一个个体要想为群体发声,do something,它的结果如何,意义有多大,就完全看你的个人资源和能力了。我的想法很悲观,这个社会结构很难改变,千百年来都是如此,没有变过。所以在它作为不能改变的前提下,我做出了这样的选择。

  性感资本不是性别问题,也不是男女平等的问题。如果跳出性来看,这是一个权力结构的问题,是强和弱的关系。在这个话语体系里人不是分男女,只分强弱。不是说运用性感资本的人或者整个性别群体处在弱势,是因为这些人不够强。说俗一点,你经济实力和权力足够强大,你就有更多的话语权和掌控权,和性别关系不大。

  所以我觉得就平权运动来说,有些人陷入了一个误区,这个问题不是喊口号就能解决的。你如果觉得自己没有power没有话语权,就去让自己变强啊,争取更高的薪水啊,去占有更多的资源啊。比如女生,去成为优秀的女企业家,去做政府高官,帮助更多的女性,而不是说嘴上说抗争、平权,没有用。比如说一些女权,在这个大环境里在言语上男性争论,呈口舌之快,任由自己和群体里的其他人情绪发酵,这对自己没有任何的好处,男性依旧会维护男性的立场,这样做只会消耗自己的能量。特别是向当权或者既得利益群体谋取一些利益的时候,这个根本不可能,当权者永远不会让渡自己已有的权利利益,这是个人性的问题。

  再说平权这个事情为什么难做到,比如一个成功的职业女性,如果她有家庭的话,本该属于她的那一部分家庭责任谁来承担呢?很大几率是代孕妈妈,月嫂,保姆或者她们家女性亲戚之类的——另外的女性来替代她做这些事情,根本问题还是没有解决。平权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你说为什么北欧基本做到了性别平等,他们的社会发展已经到了那个阶段,有足够多的资源可以几乎满足每个人的需求,足够多的脑力工作岗位可以让男女公平竞争。

  总之,基于两性的生理差异,总之绝对的公平是永不可能的,我们能做的只是无限接近于平等这个目标的努力

  接受,但是需要慎重考虑。至少我不会冒着怀孕的风险去做这件事,这个对于一个女生来说完全是毁灭性的打击。

  6.你有遇到过被性骚扰(侵犯)吗?如果被骚扰了(可以分不同程度),你的第一反应是什么?

  我当时在交换,考完试想放松一下,就和之前关系比较好的一个男生朋友,两个人单独去看电影。之后他邀请我去他的学生公寓做饭吃,在厨房公共区域吃完饭聊了一会儿天已经很晚了,公交车已经没有了。

  他说要不你就在这里住一晚,房间里有沙发。但是沙发太小,那个男生的床又是个大的双人床,我甚至没有进行过多的思考,最后去床上睡了。

  我根本没有往那方面想,但是...因为Say no了行动上拒绝的非常明显所以最后也没有实质性的发生什么,但是现在回想真的要感谢对方素质高,因为如果有男生凭借男女力量的悬殊做出一些事情也不是不可能。

  这个事情不好说,看双方素质和年龄。特别女生成年之后又很清晰的意识的话,在某个瞬间半推半就你很难说这是谁的错。“性同意”是个非常模糊的概念,有些女生特别喜欢小说里的霸道总裁强吻壁咚,那男生也会以为有些女生就是喜欢这种方式,把女生的拒绝理解成欲擒故纵,他们也会觉得很困惑吧。所以说不好男女生理解有偏差了到底是谁的错。

  在小孩子感兴趣的时候就可以开始了,越早越好。还要分阶段,随着年龄的增长性教育的内容也要不同,成人也需要性教育。

  性教育一定需要家庭、社会、学校一起来完成,它应该是人文教育的一部分,是相互配套的,不是一个抽离的独立的部分。

  教育社会学双硕,性启蒙来源于同龄早熟男生carry+妈妈的谆谆教诲。性观念自认为属于正常,不开放也不落后。

  小学在寄宿学校,男生女生分开住,我对这种男女生分开管理的设计非常好奇,第一次有了性别差异的意识。

  我就直接问妈妈男女生的差别是什么。她的回答是女孩子没有小JJ,女生在长大之后会比男生多了MM。

  这个感觉非常微妙你知道吧,总感觉妈妈在糊弄我,但是这个问题又好像解决了。总之单纯知道这个答案并不能满足我对性别的好奇。

  小学的时候有些男孩子比较早熟。学会了上网,但是小学生找不到porn,这个是中学生才能干的事。班上有个比较活跃的男生,很爱搜人体艺术,还用打印机彩打下来带到学校给我们看。其实看到人体艺术的照片会很害羞,但是又对但是对异性身体构造很好奇,我们就老跟那个男生说哇你好厉害,在哪里找到的。我到现在还记得这个名字。

  那个时候学校发了讲生理健康的小读本,开始让我们了解男女有别,女生有生理期之类的,但是没有讲的更深入的讲。我记得六年级的时候一个转学生(他的妈妈是医生)告诉了我们性交这种东西的存在,“男生会把生殖器插进去,女生的处女膜就会破。”我们想反驳,但是反驳的特别苍白,我三观因为这件事情颠覆了很久。

  后来在家里读了一本给孩子讲性教育的书,是我妈妈买的《如何和孩子谈XX问题》系列里的其中一本,里面的用词都是生物和医学名词,所以我会觉得性是个理所当然的东西,不会把它污名化。

  初中的时候,大家开始玩PSP和MP4,男生会找渠道获取一些视频,大家就互相要资源。

  看这些视频讲不出明确理由,也不是追求潮流,可能就是男生开始发育,处于性萌芽的阶段,开始逐渐有生理反应。因为是寄宿学校,吃住洗澡什么都在一起,所以一旦有男生尝试handjob,在男生之间传得很快,大家一开始交流,就都会了。

  3.关于性,父母是怎么和你沟通的?比如在电视剧里一些亲热的场景,父母的反应?在谈恋爱的时候父母有没有提到过性?

  有些时候电视里出现男女主亲热的场景,会感受到气氛尴尬,但爸妈也没有说不许看,会当作没事发生,过去了就过去了。

  高中谈恋爱的时候有一次我妈妈问我,你们到哪一步了之类的。我说我们一起睡过觉,然后我可能表露出了对女孩子的愧疚吧,毕竟那个时候真的觉得女生很吃亏,如果不能对她负责的话会觉得对不起她。

  我妈看出来我心虚,就打趣的说你挺厉害啊,然后说你不要因为这个有心理负担,因为这个时代,男女都一样,你情我愿的事情,又都是第一次,不存在谁吃亏。

  可接受了,是对婚姻负责的一种体现,很多离婚的原因都是婚后性生活不和谐或者不孕不育。

  性格之类的是可以磨合和妥协的,但是性生活不和谐很难办。所以我从来没有处女情结,这个问题是占有欲吧,性格较为强势的会在意这些。我不在乎对方的过去,我在乎的是现在和未来。

  5.你希望和伴侣的相处状态是平等呢还是存在强弱势,不仅限于性关系方面?

  我就遇到过很强势的女生,前任是个姐姐,事业有成。我会跟她撒娇,觉得没什么,挺自然的。

  6.你有遇到过被性骚扰(侵犯)吗?如果被骚扰了(可以分不同程度),你的第一反应是什么?

  因为我去过Las Vegas,普吉岛这些夜场看过表演嘛,还有一些有擦边球表演的club和bar。然后被女生也被男生摸过。

  我觉得性骚扰和调情的边界很模糊,女生的话,就看当下情绪上的available和对方是不是顺眼(颜控)。

  如果是被男生侵犯的话,因为我是个直男,但是有很多gay朋友,所以倒不至于生气,因为我尊重对方的性取向,但是会想办法体面的拒绝。

  但是如果真的到了一定的级别,我会报警,会跟信任的人倾诉,不管遇到好事坏事我都会面对。

  所以也呼吁大家,不论是男孩儿女孩儿,如果经历了不好的事情,接纳自己,接受这件事情已经发生的事实。但是不要自己消化,一定要告诉重要的人,因为无论发生什么他们都在你身边。这对你的心理健康也有好处,当你内心强大了,所有的事情之分没发生和已经发生的事,所以要正确看待被侵犯这件事。

  7.你觉得孩子从什么时候开始接受性教育比较合适?谁来承担这个责任?对儿子和女儿的性教育有什么侧重点的不同?

  对孩子的性教育吧,随时都可以,但是不要刻意。我觉得这是人性本能,就像刚生下来的孩子就知道找到母亲的乳头吮吸,当小孩子开始想了解自己的身体了,想对性别有认知了,就可以开始进行性教育了。

  当小孩子对性开始有意识的时候,最早的性教育是一种科普,区别自我和其他人;再接着是男女生理构造,性别认知,sex和gender的区别;然后了解性行为,避孕,合理和道德,符合伦理的性观念。

  但是家庭的性教育比学校的重要,因为家长会对你潜移默化的影响,对性的观念家长的影响也很重。

  我理想的状态实现自我认知不需要找一个符号往自己身上套——是男,是女,transgender之类的,虽然标签化和图示是一个节约认知时间成本的方式。我觉得每个人都不一样,这些所谓的标签,从LGBT,到现在的LGBTQIAPK,我挺很反感这种趋势的,分的类太详细了不好,每加一个类别就代表总有人没有被归类,被遗忘,而且加剧了这种认知和其他群体的区隔感,我是这个群体的,就一定不属于另一个群体。但是人一定是多元化的,不是说这个人被归到这个类就一定不会被归到另一个类,一旦人归类到某一个群体了,自证预言(self-fulfilling prophecy)就会导致他们的思维和行为被这些标签影响,他们会故意做一些符合这个群体标签的事。

  虽然听起来非常的gender bias,对男孩儿和女孩儿的性教育的话,我会教女孩儿一定保护自己,教男孩儿不要伤害女生。

  对,因为我不可能隔离整个世界给他们塑造性观念。这个社会的运行规则本身对女性就是不友好的,大部分组织的规则本身是有倾向的,是为男性服务的。

  比如男孩或者女孩告诉我他们发生了性关系,我的第一反应对方是个坏人怎么办。女生受到的伤害一定更大,普遍情况就是男生不吃亏,男生情绪调整的会快一点就算。

  我不会觉得乐意,我不会觉得这个社会秩序是公平的,但我不知道可以做些什么。

  其实我觉得我们很难打破所有团体的运行规则,因为男性本身就更具有攻击性和侵略性,更容易获得领袖气质,在社会上更容易获得领导权和决策权。就算有一些政界商界很成功的女性,她们也是biological female but social male(生物意义上的女性,社会意义上的男性)。

  我支持女权,但是我反对极端女权,我本来是个是一个可以提供帮助的盟友,但是对于极端女权male hater我不得不站到对面,因为我是个男性。

  同时因为自己是既得利益者,一旦试图挑战这个秩序我会觉得这在挑战我的自我认知。有一种否定自己的错觉。

  开明教育环境下长大,整体思想偏左,认为自己作为男性是幸运的,支持平权,但认为现有平权运动太激进,解决性别不平等归根结底是社会发展问题,需要时间。

  官方的性教育是小学四五年级的时候自然科学课,但是当时没什么感觉很奇怪的地方。还有初中生物课,男女生性器官。那个年级的男生总会有奇奇怪怪的小想法,长电科技(600584SH):国家大基金,小眼神之类的,印象中女生分两种,一种比较害羞比较含蓄,还有一些比较奔放的,会跟男生一起讨论这些问题。

  父母小时候会跟我说过男生女生是有区别的,关于性的知识他们会很直白认真的讲,不会遮遮掩掩。

  能接受,所谓处女处男情结是Personal choice,不关我事,是双方彼此的选择。

  我肯定希望理想的状态平等的状态,但我觉得绝对的平等是不可能的,每个人对平等状态的定义是不一样的。两性关系是个很私人的问题,但是就我和女朋友的关系来看,大家都是商量着来,我比较尊重她的选择,不存在强弱势。

  就比如说你无法否认颜值高本来就是先天优势,按照这个逻辑如果你剥夺这些人运用性感资本的权利难道不是对这些人的不公平吗,凭什么不能运用已有资源?

  这个社会问题是有惯性的,几千年就是这么积累下来的。就像男女平等,谈理想的状态是没有意义的,大家都受制于整个大社会的环境,这些就是父权社会演变下来积累下来的问题。

  那每个人是不是应该平等的履行社会义务?但是我觉得大部分的平权一直在谈权利,很少谈义务。

  从生物学角度来看,男女双方都必须承担繁衍的责任。如果你不能在某一方面承担义务,那需要在其他方面作出补充。

  你觉得没有承担繁衍义务的女性没有在为社会做贡献吗?我反过来问,你为什么觉得现有的性别社会结构是合理的呢?

  这个问题的历史根源是什么?从母权社会向父权社会的转变就开始了,因为男性有更大的生产力。女权运动的兴起是在工业革命背景下的,因为她们参与了社会建设,承担了工业革命时期的一部分生产任务比如说纺纱,有了经济权,但是大部分的生产力还是男性提供的。直到今天,虽然说脑力劳动和一些没有太大性别区隔度的职业越来越多,但是平均水平还没有发展到可以为男女提供同样工作机会和发展优势的空间(这种程度),还是有很多工作内容需要体力劳动,而在平均值上女性的体能就是没有男性那么强大。

  生产又是社会需求决定的,是供需关系的问题。比如在工业革命时期,理工科就是要比人文社科和艺术类的学科实用性强,目的性非常明显,一切都是为了提高生产力。中国现在的教育也是一样,为什么那么重视理工科,就是要提高科技能力和社会生产力,学理科的男生就是比学理科的女生多,之后就业也是一样。

  换句话说,谁能提供更多的生产力,谁就占据更多的资源,有更多的话语权,不论男女。这和穷人富人因为所占有的资源不同而导致的支配与被支配的逻辑是一样的。

  男女比较平等的国家,比如冰岛,挪威或者芬兰,他们的制造业占比非常少,第三产业占比最多,所以男女的区分度不会那么明显。

  这是社会发展必然过程,发达国家的经济结构也不是一开始就是第三产业为主的,都是从第一第二产业生产慢慢积累来的。

  所以我说平权运动这个出发点是好的,但是方式不对。不是说大声疾呼我们要平等的权利,喊口号没有用,你应该想办法怎么为女性提供更多的就业机会,怎么帮助女性为社会生产力做贡献,社会经济发展了才有解决这个问题的基础。

  我是比较实干的人,如果真的care这个问题,就投身这个事业中去,做实事。很多人根本不了解这个事情的复杂性,就想当然的发表一些言论,这是很不负责任的。

  中国的性教育问题不出在谁来承担性教育的责任,教材谁出,问题就是教师素质的问题,有再好的性教育教材,课程,体系,到底有多少老师可以教的出来?

  越完美的课程体系所需要的老师素质就越高,因为它一定是复杂的。为什么江苏出了那一套比较好的性教育教材最后被家长叫停,我觉得还是对于教师的不信任。当然这个问题不只是老师的问题,很多家长素质都不够。归根结题还是需要普及义务教育。

  我觉得性教育和平权,不要和别的国家比较,社会发展阶段,经济发展水平,体制等等都不一样,这样的比较是没有意义的。饭是一口一口吃起来的,就像今年出了一本很好的性教育课本,希望它明年可以普及全国,不可能的,需要整个社会环境做适配。

  平权问题不是个可以被割裂的社会问题,有很多形成原因和挚肘。社会问题是有很多的,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治标不治本。解决了主要问题很多问题就会迎刃而解了。我个人的观点比较左,牺牲了一部分人的利益,总体上大家往前走的才是理智的,因为一旦停下来解决一些问题,其他的各种各样的问题也会应运而生。

  根据《全球性别差距报告2020》,在未来几乎所有增长最快的工作集群中,例如云计算、工程、数据和人工智能以及产品开发方面,女性人数较少。2019年全球男女收入差距进一步扩大,目前预计还需要257年才能消除这一差距,世界经济论坛表示,要消除全世界的男女不平等起码要花99.5年。

  从提笔到采访到总结,我经历了从愤怒到绝望到平静的心理历程。问题也不受控制的从性教育到平权。

  希望性教育不再蒙上一层朦胧的滤镜,希望男女都能树立起平权意识。希望在这条坎坷又漫长的道路上,我们不再以性别,而是以平等和不公做划分。